您的位置:主頁 > 教育 > 正文

廣西:平南縣思旺鎮女教師勇敢報警被迫離職

內容導讀: 今年6月,多家媒體報道稱,廣西壯族自治區貴港市平南縣思旺鎮中心小學的十余名女童,遭到校外托管機構一名男教師的持續猥褻,犯罪嫌疑人譚家權已被當地警方刑事拘留。據中國新聞周刊披露,其中最小的學生來自該校的幼兒園部,有的女童受害時間長達...

廣西:平南縣思旺鎮女教師勇敢報警被迫離職

    今年6月,多家媒體報道稱,廣西壯族自治區貴港市平南縣思旺鎮中心小學的十余名女童,遭到校外托管機構一名男教師的持續猥褻,犯罪嫌疑人譚家權已被當地警方刑事拘留。據中國新聞周刊披露,“其中最小的學生來自該校的幼兒園部”,有的女童受害時間長達兩年之久。

日前,該案再起波瀾,思旺鎮中心小學前教師何思云微博實名發文,聲稱作為報警人“自己的存在影響了當地的名譽”,教育局對她進行打擊報復,她已經被迫離開了學校。截至中國婦女報發稿時,何思云的長博文閱讀量超過了49萬次,轉發評論接近4000條,平南縣教育局局長李杰清亦被推上了輿論的風口浪尖.

  我是廣西平南縣思旺鎮中心小學何思云老師,三年前畢業于廣西桂林理工大學,在教師這片土地上默默耕耘了三年,當聽到我校男教師猥褻女同學時,我在反映無門的情況下選擇報警,這件事本以為過去,但是事情完全超出我的想象,我把自己卷入了萬劫不復之中,因為為孩子報警,我連公職都沒有了。公道何在?天理何在???

  猥褻人數如此多,時間如此之長,我們就沒有一點痛心嗎?!就因為她們不是我自己的孩子?大到十四五歲,小到幼兒園,這樣一群留守女童,要么父母不在身邊,要么家庭條件差,更者沒有父母的,我們看得過去嗎?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哪里去了?社會學校不關愛她們,她們就成了社會的棄兒。我們為人師,為人母,該作何感想?

  自從我報警之后,校方從來沒有提過這件事。一直低調,想掩蓋事實,學校如此不重視,我一直想不明白,難道這真的是小事嗎?難道要到死人才算大事嗎?!作為教育部門,這都不管還管什么呢?這些留守兒童是祖國的花朵,小小年紀就遭受如此不幸,我們作為老師不挺身而出保護她們,還有誰來保護她們?作為領導難道沒有一點愧疚嗎?

  回想那天的情形,還歷歷在目,我先多次打電話給學校領導,我在焦急中等待沒有回音,我又多次打電話給教育局長李杰清,也同樣沒有回音,我又改發短信給局長,盼望她能在百忙之中看到,可依然沒有回復,我萬般無奈之下才選擇報的警。我這樣做有錯嗎?誰能告訴我,我有錯嗎???

  現在,不作為的人不受到任何處理,而我,為了救孩子出狼口卻被逼離職,這社會怎么了?難道就這么事非不分黑白顛倒?這件事把我的人生觀價值觀都顛覆了,我迷茫了,我失望了,我也氣憤極了,我不斷問自己:我們的學生有事了,我們都無動于衷,那從事的教育事業還有何意義?但我又能做什么呢?感覺我特別的渺小,特別的無助。!

       我原以為學校,社會,都會重視起來了,真正關心關愛這些孩子。但我想錯了,學校領導在兩次開會總結都提到“這只是一件普通平常的事情”,而會議從頭到尾,領導都沒有提對涉嫌老師的批評和對孩子的保護,而一直都在強調學校名譽會因此受損,始終都是在打著保護未成年人隱私的旗號來大事化小、小事化無。!!!

       一直到6月7日,我接到學校的電話,說教育局要核查我的教師資格。當時我沒多想就掛了,后面想了一下,這是怎么回事呢?為什么突然要查我證件呢?之前三年時間里面不是查過好多次了嗎?這次是不是因為我處于轉正階段呢?后面我就去學校領導辦公室問清楚,在學校辦公室就撥通教育局人事股的電話,問到為什么查我證?對方回應說“有人舉報你證件,所以我們要核查”,我說“是不是只查我一個?”,對方回應“是的”。

        這讓我極度懷疑,是不是因為我的存在影響了當地相關教育機構名譽,從而受到的打擊報復。如果不是因為如此,那為什么會在這個節骨眼上來調查我的教師資格證?而且還如此重視,我需要一個合理而公正的解釋!

        查證后的結果,這是我自己也意想不到的,我的證居然是有問題,這個證是我上大學的時候通過培訓機構考試得的。從此我和教師這個行業絕緣了,我自己做夢也沒有想到是這樣一個結果,為此我多少個夜晚無眠。難道真的只有利益,沒有正義嗎?

  校方明顯存在過錯不作為,在第一時間了解到學生情況的后,當晚還讓這群女生回原來托管學校住,而沒有采取任何措施保護孩子,卻沒有受到追究責任。我一個小小的老師因為急于保護孩子而報警,最終要付出慘痛的代價,這個社會怎么了?!難道我不該報警嗎?難道要讓孩子繼續受猥褻嗎?讓慘劇繼續發生嗎?誰能告訴我,我要怎么做才是最恰當的?如果這不是中國版的“熔爐”,那是什么?!

  我走了,對這樣的教師行業我也沒太多的留戀。如果我今天不站出來將整個事情真相告知公眾,就會有更多的孩子會受到傷害,或者在全國各地的邊遠地區,尤其是留守兒童聚集區正在上演著這樣的悲劇,很多像我一樣的老師也會一直處在這種不公正的對待之中。

  我走了,但是我不后悔。我認為我沒有錯,我不應該有這樣的遭遇。但事實已經這樣了,也只有把事情說出來,得到更多人對這個問題的關注與反思,這個社會才會變得更好。

 

編輯:

多乐彩开奖走势 澳门银座时时彩平台 网易快乐扑克3 广东快乐10分万能码 大盘跌赚钱的eft 国民彩票苹果 广西快乐十分走势图app adc矿场赚钱吗 快乐8开奖号码 双色球如何通过专家预测选号 下载蓝洞棋牌斗地主 188篮球比分 虚拟挖矿怎么赚钱 从北方拉苹果到南方卖赚钱不 全民开心捕鱼下载 kk棋牌全自动挂机 重庆快乐10分